<table id="qak6q"></table>
  • <tt id="qak6q"></tt>
  •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V趣味    >    藝術

    KAWS全新展覽搶先看——藝術家本人帶你看預展

    作者:Liam Freeman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1年2月20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庫   

    文章導讀

    與Dior的Kim Jones和Comme des Gar?ons的合作使他成為時尚界最受追捧的藝術家之一。在他的布魯克林博物館展覽和新書出版之前,Brian Donnelly(又名KAWS)帶領我們參觀他那充滿諧趣、讓人心情愉悅的世界

    “對我來說,藝術始終是關于交流的,”Brian  Donnelly說。對于他,你可能更熟悉他的涂鴉簽名KAWS。他作為藝術家的故事并非始于工作室,而是街頭,在那里,他可以直接與路人對話。20世紀90年代中期,Donnelly創作的卡通化形象出現在紐約各處(他就讀于此地的視覺藝術學院),它們環繞在Calvin  Klein廣告中Christy Turlington四周,并構成了后來他作品中反復出現的人物之基礎,其中包括CHUM(對米其林輪胎人的借用)、COMPANION(一個有時身著米老鼠短褲和手套的人物)和Kimpsons(對辛普森一家的戲仿)。

    這些人物都有一個一目了然的特征——眼睛都用X代替。它們在Donnelly創作的涂鴉、繪畫、收藏公仔、大型雕塑,甚至家具中都有表現。2018年,他與圣保羅設計二人組Campana  Brothers合作,設計了一個上面堆疊著KAWS柔軟公仔玩具的扶手椅及沙發系列。該系列后來在DesignMiami藝術展上亮相,立刻就被模特Kylie Jenner和說唱歌手Travis Scott等人搶購一空。

    雖然常被藝術評論家嗤之以鼻,但Donnelly也許是最受歡迎的當代藝術家之一。只要問問他的320萬Instagram粉絲,或者在2019年蘇富比拍賣會上花1480萬美元買下The KAWS Album的那位匿名競拍者就知道了(由于轉售版稅限制,Donnelly本人并沒有從此次拍賣中獲得任何收益)。更甚者,他大膽而戲謔的姿態讓時尚界對其趨之若鶩。

    他曾與A Bathing Ape、Supreme和Nike等品牌合作;在他的Dior Men首發系列中,Kim Jones與KAWS合作,在T臺上安裝了一尊22英尺高的KAWS標志性BFF人物雕塑。而在她的2021秋冬Comme des Gar?ons襯衫系列中,川久保玲給襯衫、外套和包袋都綴滿了由Donnelly繪畫作品設計而來的CDG印花。“我一直很喜歡人們可以通過時尚與你的作品產生某種親密聯系,”他說,“在墻上看到它是一回事,把它印在衣服上又是另一回事。”

    這個月KAWS: WHAT PARTY[4] 將在布魯克林博物館開展。此次展覽號稱是這位藝術家在紐約的首次個人綜合大展,它記錄了Donnelly  25年職業生涯,并展示了他最近對增強現實媒介的試水之作——讓世界各地的人們可以通過Acute Art應用與他的作品發生聯系。開展前,Donnelly帶領Vogue進行了一次虛擬看展之旅,通過此次展覽中的部分作品講述了他的故事。

    UNTITLED  (HARING),1997年

    “我早年崇拜的英雄是Lee Qui?ones、Futura 2000和Blade等人——都是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的涂鴉藝術家——你看到他們給自己取個藝名,然后闖出名堂。我不認為Keith Haring是涂鴉藝術家,但因為他的街頭作品和他與DONDI等藝術家之間的關系,所以我對他也有所關注。在我所在的街區,曾經有一個公交車候車亭廣告,是關于Haring在Whitney【美國藝術博物館】的展覽,于是它成了理所當然的惡搞對象。我喜歡他在藝術創作上的大眾路線,以及他如何通過【他的門店】Pop Shop讓藝術貼近大眾,所以在他的作品上涂涂畫畫感覺很自然。”

    UNTITLED (DKNY),1999年

    “我從1993年開始在廣告上作畫。當時我跟父母住在【新澤西州】澤西市,廣告牌都是Marlboro和Captain Morgan之類。1996年我搬到紐約,廣告牌更多是時尚品牌,比如DKNY和Calvin  Klein。我會闖入附近的公交車候車亭和電話亭,在廣告上涂涂畫畫,然后把它們放回原處。我并不是想進入時尚界,只是想讓我的作品走向世界。”

    UNTITLED (KIMPSONS), PACKAGE PAINTING SERIES,2001年

    “這是我嘗試把我的不同世界聯系起來——一幅當雕塑品創作的繪畫,它暗合玩具的傳統。卡通存在于不同的文化和國家;在墨西哥,與我同齡的孩子們跟我一樣是看著《藍精靈》【電視節目】長大的。我的很多繪畫都是平面的,類似于卡通。我喜歡站在作品面前時它營造出的感覺,尤其是處于我創作它的尺度上時。”

    CHUM,2008年

    “我最初在2002年是把CHUM這個人物當作玩具創作出來的。我當時在想米其林是如何成為第一批背離產品而使用動畫人物作為形象代表的公司之一。我一直對于人物——無論是動畫還是廣告人物——如何讓人們能識別且產生親近感很有興趣。它們的生命力遠遠超過了代表品牌的演員或名人。”

    COMPANION,2010年

    “COMPANION是我在1999年設計的第一個玩具。我從來沒有想過二十年后我還會在自己作品中使用COMPANION,但我一直在發現我想通過它表達的東西。對我來說,它依然很有新意。”

    UNTITLED (KAWS  PINOCCHIO),2010年

    “【整個展覽】遍布我為不同項目創作的作品的鋼筆素描。這幅Pinocchio源于我在2010年與Disney合作并通過我的東京商店OriginalFake【2006年至2013年營業】販售的一款玩具。【在沒有畫廊代理的情況下】擁有一個固定的商店成了我與Disney、Warner Bros和Burton等公司合作的一個好渠道。”

    AT THIS TIME,2013年

    “2005年,我開始與一家名為Karimoku的日本公司合作,制作小型木版作品。我后來又接著創作了超過10米高的大型木制品。看到這種規模的作品時,你會感到很震撼,但同時它是木制品,又在戶外,所以很脆弱,就像一艘船一樣,需要不斷地加以維護。我喜歡尋找最合適的地方來制作我的作品;木雕作品先是在阿姆斯特丹附近切割成形,然后再運到【荷蘭】馬斯特里赫特進行手工整修。  

    THE NEWS,2017年

    “2017年這個由九幅畫作構成的作品系列表現了我當時的緊張感。它們色彩斑斕,賞心悅目,但也蘊含著這種焦慮感。這種焦慮感有所改變嗎?有,也沒有。我總是在焦慮和懷疑中成長。”  

    KAWS: HOLIDAY,2019年

    “永久性雕塑有一個好處是每次你在城里的時候都可以去看,而對于KAWS: HOLIDAY這種【轉瞬即逝的】作品則另當別論。這個【40米長的COMPANION充氣人偶】在香港、臺北、韓國巡回展出后,在日本富士山腳下展出了6天。人們專程趕來看這件作品,并在那里就地露營。這也讓我對增強現實產生了興趣,并不禁玩味‘什么才是真的?’這個問題。”

    SEPARATED,[6] 2020年

    “我在2018年開始創作這個CHUM雕塑。通常情況下,這樣的青銅器大約需要9個月完成,但由于疫情影響,生產被推遲了。過去幾年是殘酷的,SEPARATED模擬了這段時期的社會情緒。【美國】政府缺乏責任感,眼看著人類尊嚴淪落至如此地步。那是一段不堪時光,感覺就像這個世界正在分崩離析。”

    URGE (KUB2),2020年

    “2020年3月,我妻子和我都染上了新冠肺炎。我在床上躺了三個星期。到處都是不要摸你自己的臉、不要碰任何東西之類讓人惶惶不安的新聞。我開始創作CHUM被很多只手摸臉的畫稿——觸摸和污染。這是有意要表現幽默,但同時也非常壓抑。我一走出【隔離狀態】,就把這些畫稿變成了包含10幅畫作的一個系列,在展覽中以組畫的形式掛在SEPARATED對面。”

    KAWS: WHAT PARTY將于2021年2月26日至9月5日在布魯克林博物館展出,由John and  Barbara Vogelstein高級策展人Eugenie Tsai策展。與Phaidon共同出版的全套圖解目錄將于6月23日起上市,該目錄包含獨家全新內容并提供五個不同封面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KAWS全新展覽搶先看——藝術家本人帶你看預展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8769澳门天天彩全年免费资料,澳门天天彩开奖记录2021,奥2021澳门六开奖记录下载,2021澳门现场直播+开奖记录